故酿姑娘

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

【安雷】我们不要相爱(十)

没妈孩子像块宝🥚:

※娱乐圈,私设多,欧欧西。主安雷,副帕佩帕。


※有轻微雷→丹的箭头和丹秋,是个助攻线。助攻到这章就结束了!








Chapter 10.








  丹尼尔的婚礼很浪漫,背景音乐和灯光配合地像拍电影一样。




  俊男美女,很是登对。




  雷狮没有跟安迷修明说过,但他从之前雷狮的话里多少也能推测出来,雷狮大约是喜欢丹尼尔很久了。




  亲眼看着喜欢的人结婚是什么感受?




  大概就是雷狮现在的感觉。




  安迷修正和周遭的众人一样鼓着掌,突然察觉到衣角被人拽住了,他低头一看,雷狮把他灰色的西装角都要攥出褶子来了。他伸手拍了拍雷狮颤抖着捏着他西装的手。




  别怕。——他很想这么说,但总感觉有些别扭。




  雷狮的眼神仍旧死死地定在丹尼尔和秋的身上,就连安迷修的手覆盖在他拳头上都没有意识到。




  安迷修看到雷狮的牙齿狠狠地咬着下唇,原本红润的嘴唇都被他咬的泛白,他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,在他嘴唇上按了一下。




  雷狮反应过来,他偏过头看安迷修,神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。就好像是承受了过多的苦楚时,哭都哭不出来的表情。




  安迷修按住雷狮的手,在晦暗的环境里轻声安慰他:“别怕。”






  


  在最脆弱的时候,任谁这样来一点甜头,雷狮都有可能会把自己赔进去的。




  况且安迷修还是个直的,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做的这些举措在雷狮眼里会是什么样的。




  雷狮低下头,脑子里闪过好几个念头,都被他硬生生压下去了。




  血本无归的感情,有一次就够了。




  不需要第二次。他雷狮不想再有第二次了。






  


  丹尼尔和秋交换了结婚钻戒,闪亮亮的钻石,在灯光的照耀下一场地夺目。就坐在主桌边的雷狮看了个一清二楚。




  雷狮也喜欢钻石,他去南非带回来了一堆钻石,都很好看。他喜欢通透却又亮晶晶的东西,钻石正中他所有爱好,他怎么可能不喜欢。




  可是就算他买的钻石再是闪亮,也都比不过台上新郎新娘手上的钻戒耀眼。




  “新郎现在可以亲吻新娘了。”




  牧师这样说了之后,丹尼尔和秋对视了一眼,笑着亲吻在一起。




  雷狮闭上了眼睛。




  安迷修安静地看着雷狮,他们的手从刚才握在一起之后就没有分开,他抓着雷狮比他白上几分的手,好像这样就能把自己身上的勇气传输给他一样。




  安迷修兀自自嘲似的笑了笑:这想法跟小孩子似的。




 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煽情了。








  丹尼尔和秋换了一套礼服之后再出现在宴会厅里,从主桌开始一桌一桌地敬酒。雷狮和丹尼尔就坐在主桌边上,很快就轮到了他们。




  “恭喜。”雷狮拿着红酒杯,分别碰过了丹尼尔和秋的酒杯,象征性地喝了一口。




  雷狮站起来的时候安迷修也紧贴着他站起身来,手里没有举酒杯,显得有些奇怪。




  丹尼尔多看了两眼,试探性地询问雷狮:“这位是……?”




  雷狮还没回答,秋就已经笑起来了,她跟丹尼尔解释:“他是IMISU先生,就是我之前和你提到过的,我很喜欢的摄影作家。”




  “——我家属。”雷狮又添了一句,脸上笑得颇是灿烂,“之前被私生饭拍到他的脸了,我还挺生气的……不过如果是丹哥的婚礼上,应该不会有碎嘴的人吧。”




  “之前嫂子让我带家属过来,这不就带了他来了。”




  雷狮往后瞥了一眼安迷修,又说道:“我们开了车来的,他驾驶员就不喝酒了,我把他的份也喝了吧。”




  安迷修配合地和丹尼尔握了握手,做了个自我介绍:“我叫安迷修。”




  “丹尼尔。”丹尼尔和安迷修握了一秒就松开了手,他有些稀奇地笑着问:“雷狮不是酒量不怎么好吗?”




  雷狮一时间不知道要做什么表情。




  丹尼尔和他认识这么久,记得他一点小习惯也是正常的事情吧,是他自己总是太自作多情。




  “人总是会变的嘛。”过了会儿,他扬起脸来,向丹尼尔说道。








  雷狮喝了两杯红酒,脸还是有些红,从酒席出来的时候他头晕乎乎的,幸好还站的稳,没出现之前在凯莉那儿直接睡倒的惨状。




  “我们散会儿步吧。”他对安迷修说。




 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怎么会兴致上头想去散步,但还是点点头:“好啊。”




  四季酒店濒临海边,如果从酒店顶层落地窗看下来可以看到辽阔的海景,他们在海滨的人行道慢慢走,雷狮的脚步有些飘飘忽忽,安迷修走在他身边,想着如果他要跌倒的话,自己还可以在边上扶他一把。




  雷狮喝了酒,却没有醉,他脑袋清醒地很。




  清醒到他觉得胸口一阵一阵地疼,他就像他发的誓一样,在看过丹尼尔完婚之后,就彻底放下了对丹尼尔的感情。




  心口空了一块,不可能不难受的。




  安迷修陪在他身边散步,一句话都没有说,却好像是给了他一个支柱似的,雷狮瞥了一眼走在身侧目不斜视的安迷修,胸口有些暖暖的。






  


  路灯是黄澄澄的,两个人的影子被拉长又缩短,周而复始,好像一直播放的八音盒一样不停歇。




  如果,只是如果……安迷修会不会成为意外?




  他冒得起这个险吗?




  雷狮不断地质问自己。




  海风有些咸,吹在脸上凉飕飕地,正好能解解他的酒气,他被吹得头脑愈发清醒。




  他雷狮本来就是冒险家,连乐队的名字都要起做海盗团的他,为什么现在胆小地连尝试都不敢?




  雷狮停下脚步,在心里暗自做了一个决定。




  安迷修在想着别的事情,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雷狮没有跟上来。




  他转过身,看到雷狮在暖黄色的路灯底下,眼睛里像是有星星一样熠熠生辉。




  雷狮勾着唇角,发自真心地笑道:“安迷修啊。”




  “嗯?”安迷修不解地疑问。




  他看到雷狮两三步跑上来,踮起脚揽住他的脖子在他嘴唇上强硬地亲吻了一下。




  只是蜻蜓点水的亲吻,雷狮很快就撤开来,往后退了一步。他右侧是夜晚的海景,另一侧是川流不息的马路。




  “你想不想试试看,和男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?”




  “——如果是拒绝的话,就不要说出口了。”雷狮在嘴唇上比了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


  “……”




 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。




  也许是现在的雷狮看起来太吸引人了,尽管灼目,他也没有将眼神从雷狮身上移开。




  如果把雷狮的眼睛比作星辰,那么安迷修的眼睛就是井水吧。




  那么深邃的眼神,是在看谁呢。




  过了半晌,安迷修终于开了口。




  “好啊。”他说。








TBC






要开始甜了!!!!!!


希望有评论红心蓝手,顾感谢大噶!!!





评论

热度(13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