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酿姑娘

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

【性转】倾诉的时候一定要找好对象(下)

突然笑死

红烧兔、:

·金和安迷修的性转,融合了之前好几个小伙伴点的性转梗


·CP瑞金,雷安


·嗯,雷狮从此恨上银爵系列


·上篇→(上)


 


 


 


“你别是傻了吧。”


银爵听到这又忍不住打断了他。


“是啊,我大概傻了吧。”


安迷修痛苦地捂着脸。


“然后呢?”银爵总算对他的话题提起了些兴趣,“他怎么你了?”


 


 


 


安迷修此话一出,雷狮看他的眼神瞬间就变了。


原本审视的目光骤然尖锐起来,刺得安迷修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。


安迷修一路上都没敢再往那边看,跟着车子颠到站后立马奋力地挤下了车。


结果雷狮也跟下来了。


“你给我等等。”


雷狮在安迷修撒腿狂奔之前扯住了她的头发,安迷修吃痛地叫出了声,雷狮又赶紧给松开了。


“你这是——”雷狮手指上下来回指了指,最后停在了他的胸部那里,“……新操作?”


“……我也不知道,别问我。”安迷修皱着眉,头痛地摆了摆手,“我烦着呢,没事我先走了。”


“你——”


雷狮刚想发怒,然后就被安迷修这个样子给堵了回去。


对方是个男人的时候随他怎么折腾都无所谓,突然之间变成女人后,他反而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了。


“你没去医院看看?”雷狮强行拖了一个话题。


“医院有开通这种业务吗?”


安迷修的呆毛抖了抖,“没事就滚,有事就说。能别看着别人胸说话吗?”


 


 


“别乱跑。”


格瑞把四处乱窜的金给拉了回来,也有些头疼。他原本就睡眠不足,还碰上这么刺激的事情,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。


反观金,在有格瑞开始为他烦恼了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,神速地适应了自己换了个性别的状况,并对这种新奇的体验感到无比新鲜和好奇。


“格瑞,”金指着一家店,兴冲冲地看着他,“你看,那家店有情侣特价优惠!我们去试试怎么样!”


……


又是充满恶意的情侣特价优惠。


格瑞的目光在那块牌子上面微妙地停了一会儿,随即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金的脑袋:“别闹了,回去。”


“诶——”金耷拉着眉毛,“就去试一次嘛——机会多难得啊,每次看到这种优惠我都吃不到,格瑞你不也一样嘛!”


金又晃了晃格瑞的手臂:“难得我变成女生了,格瑞你不想试试平常不能做的那些事吗!”


……


格瑞费了好大劲把自己的思维拨回了正轨。


“你不怕自己变不回去?”格瑞的声音听上去依旧冷漠,“你还真的想得开。”


“这不是有你嘛!”金咧开嘴,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感觉有格瑞在,好像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嘛。”


 


……


格瑞思绪纷杂地被金拉进了店里。


 


 


 


“等一下,”凯莉停住了找糖的手,“你们真的开始交往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
金被突然打断,也是一愣,“什么交往?我和谁交往?”


“……”


两人安静了一会儿。


凯莉缓缓开口:“没事,你继续。”


 


 


 


“不是,你到底想干嘛?”安迷修看着坐在自家客厅里的不速之客,“我有说欢迎您进来了吗?”


雷狮想也不想地答道:“来看你笑话。”


“滚出去,”安迷修指了指大门口,“不然我拿开水泼你。”


雷狮坐沙发上一动不动。


“……”安迷修提着内衣进了卧室,“算了,随你便。”


“安迷修,你这样不行。”雷狮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,“就你这样,随随便便就让男人进门的德行,真心疼你这幅壳子,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不完整了。”


“那你倒是滚出去啊!”


安迷修又气得从卧室里冲了出来。


他因为之前没有内衣,所以大热天上街套了好几层黑衣服,顶着周围人看傻逼的眼神出了一身的汗,本来还想回家后舒舒服服洗个澡,现在也泡汤了。


雷狮眯着眼睛打量着安迷修,盯着他(她)侧脸上的一滴汗珠顺着脸颊滴到了锁骨上,最后没入了黑色的领口里:“你这大小……D?E?F?”


“雷狮,”安迷修盯着他,“你这是性骚扰你知道吗?”


“我也不是故意的,”雷狮目光慢慢上移,移到了此时让他凶不起来的那张脸上,“问题是你那部位体积太大了,突然这么出现存在感也太高了,我想不关注也难啊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安迷修发现自己居然挑不出毛病,一时间出的汗更多了。


 


 


 


“……停一下,你先停一下。”


银爵摆了摆手,安迷修顺从地闭上了嘴。


“我怎么觉得这节奏有点不对?”银爵满脸问号,“你确定接下来的事情可以跟我分享吗?”


“可以啊,”安迷修也满脸问号,“有什么不对的?”


“不,你说了这么久重点在哪?”银爵身为直男的雷达响起了警报,“如果就是为了跟我分享你变成女人后又碰上雷狮这种倒霉事的话,我已经不感兴趣了。”


“……我是有问题想请教一下你。”


安迷修这么说着,脸突然有点红。


银爵揉了揉眼睛再看,那点红已经没了。


“什么问题?”


“就……”安迷修再次含糊地带了过去,“你听下去就知道了。”


银爵:“……”


 


 


 


“唔啊——”金塞了一口冰淇淋,幸福地捧着脸,“太好吃了!难怪凯莉每次都拉着紫堂来这里吃,超——美味!”


“……”


格瑞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冰淇淋,转头看向了窗外。


“格瑞你不吃吗?”金见他一口都没动,迟疑道,“牛奶味的,你不喜欢吗?”


“没有不喜欢,”格瑞很清楚怎么回答才能避免后续的一系列麻烦,“暂时没胃口而已。”


“真的吗?”金眨了眨眼睛,“那我可以尝尝你的那个口味吗?”


格瑞默不作声地把自己那杯冰淇淋推到了金的面前。


“嘿嘿……谢谢啦。”金抓了抓自己变长的卷毛,小心翼翼地挖了一勺,尝了一口。


“……”


金像是仔细品味了一番似的皱着眉头,认真道:“还是我的草莓味比较好吃。”


说着他就顺势挖了一勺递到了格瑞嘴边。


“你要尝尝吗?尝尝吧?尝尝吧——”金讨好般地朝他笑道,“我保证比牛奶味的好吃!”


……


他又不知道牛奶味的好不好吃。


格瑞瞥了一眼金的勺子。


金动了动脑袋,金发闪了闪。他看了看自己的勺子,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格瑞,想着这时候用格瑞的勺子比较说得过去,于是又把手收了回来,另一只手去拿格瑞的勺子。


格瑞突然捉住了金缩到一半的手,又慢慢地将它送回到自己面前。


然后他看了一眼金,低头不紧不慢地将那勺冰淇淋咽了下去。


“金,”格瑞望向有点愣住的金,开口道,“你觉得现在怎么样?”


“什么?”金回过了神,“啊……你是指变成女孩子?”


金想了想,又抓了抓自己的卷毛。


“其实也还好吧……就是不太敢洗澡,”金不好意思地道,“除此之外感觉也没什么变化,大概是因为格瑞你的反应比较平静吧?”


金说完瞟了眼格瑞。


格瑞正一语不发地看着他。


 


……


“如果你变不回来的话,我也觉得没什么。”


半晌后,格瑞开了口。


“无非就是我得照顾你一辈子,你也没办法求助别人而已。”


他伸手把那杯牛奶味的冰淇淋推了回来,一勺一勺慢慢地挖着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……


凯莉:“……”


金:“……”


凯莉:“……”


金:“……”


凯莉:“……你脸红什么?”


金:“……我有脸红吗?”


“……”凯莉一副吃了鬼狐的表情,“然后呢?你想表达什么?”


“我……我总觉得有点不对,”金苦恼地挠了挠头,“后来晚上我就恢复了,但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……就是,格瑞他……”


金皱着眉,想了好久的措辞,“……我总觉得他那个时候想说别的。”


然后他抬头看向凯莉,语气诚恳:“我问格瑞他也不愿意告诉我,我总觉得凯莉你的话……应该会知道吧?”


“……”


凯莉面无表情地咬着棒棒糖。


“你觉得格瑞是不是有点怪啊?”金道,“你觉得格瑞是想表达什么啊?”


 


 


 


雷狮见安迷修一副被自己噎住了的表情,笑着站起了身。


安迷修此刻矮了他大半个头。


“声音变细了,胸变大了,连个子都变矮了。”雷狮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愉悦俯视着他,“你这样以后在我面前还怎么硬气得起来啊?”


安迷修被他这一俯视弄得有点不爽,后退了一步,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:“这不关你的事。”


“怎么不关我的事?”雷狮靠近了几步,“你要是变成了个女人还跑来一个劲碍我的事,我也不好跟你闹啊,万一别人说我没绅士风度怎么办?”


“……你别是有毛病吧,”安迷修后退几步抬起头,表情怪异地看着他,“你什么时候对女生有过绅士风度了?”


“没有过,”雷狮看着安迷修靠到了墙边上,又近了一步,“可你也不能算女生啊?”


两人挤在墙边上,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儿,谁也没吐出后文来。


然后都莫名觉得有点尴尬。


安迷修:“……你靠得太近了。”


雷狮:“……”


安迷修:“……我说你靠得太近了。”


雷狮:“……”


安迷修:“……”


 


 


 


“……”


银爵用一副听日本人进行英语演讲的表情看着他。


安迷修沉默地回视。


“……你讲完了?”银爵开口。


“……完了。”安迷修硬着头皮道,“然后他就在我家待到了晚上。”


“……然后你就变回去了?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“……”


银爵的脑子告诉他事情有哪里不对,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。


“你变回去后他什么反应?”


“摔门走了。”安迷修答。


“啊?”


“这不是重点,”安迷修不太想叙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“重点是,他好像向我表白了。”


“哦。”


银爵愣愣地回答。


“……哦?!”


银爵震惊地回答。


“……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表白,就是觉得有那个意思,而且他好像是顺口就说出来了……”那个时候他们正处在一个十分暧昧而尴尬的情景里,安迷修含糊着,“这时候我就刚好变回来了,他愣了一下就跑走了。”


“……跑走了?”


“嗯,”安迷修低声道,“……你觉得他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
……


银爵觉得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他能回答的能力范围。


 


 


 


“——我觉得吧,”凯莉看着金,慢吞吞地答道,“如果你已经确定自己以后不会找女朋友了,你现在就可以找他坦白了。”


“……坦白什么?”


金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凯莉。


“让他在你变回来后也照顾你一辈子。”凯莉答,“然后一起单身一辈子。”


 


 


 


“……他在你变成女生的时候向你表白了,又在你变回男人后跑走了。”


银爵艰难地思考着,迎上安迷修期待的眼神,开口道:


“那大概说明他是个纯直男吧。”


 


——END——


 




 


雷狮:异议,我对安迷修的叙述方式有异议。



评论

热度(10044)